明倫彙編氏族典第19氏族總部紀事

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氏族典

 第十九卷目錄

 氏族總部紀事

氏族典第十九卷

 氏族總部紀事

《左傳‧隱公十一年》:滕侯,薛侯,來朝,爭長,薛侯曰:我先封,滕侯曰:我周之卜正也。薛,庶姓也。我不可以後之,公使羽父請於薛侯曰:君與滕君,辱在寡人,周諺有之曰:山有木,工則度之,賓有禮,主則擇之,周之宗盟,異姓為後,寡人若朝於薛,不敢與諸任齒,君若辱貺寡人,則願以滕君為請,薛侯許之,乃長滕侯。《僖公二十三年》:晉公子重耳之及於難也。及鄭,鄭文公不禮焉。叔詹諫曰:臣聞天之所啟,人弗及也。晉公子有三焉。天其或者將建諸,君其禮焉。男女同姓,其生不蕃,晉公子,姬出也。而至於今,一也。《襄公二十四年》:穆叔如晉,范宣子逆之問焉。曰:古人有言曰:死而不朽,何謂也。穆叔未對,宣子曰:昔丐之祖,自虞以上為陶唐氏,在夏為御龍氏,在商為豕韋氏,在周為唐杜氏,晉主夏盟為范氏,其是之謂乎,穆叔曰:以豹所聞,此之謂世祿,非不朽也。魯有先大夫曰臧文仲,既沒,其言立,其是之謂乎,豹聞之,太上有立德,其次有立功,其次有立言,雖久不廢,此之謂不朽,若夫保姓受氏,以守宗祊,世不絕祀,無國無之,祿之大者,不可謂不朽。

《襄公二十五年》:齊棠公之妻,東郭偃之姊也。東郭偃臣崔武子,棠公死,偃御武子以弔焉。見棠姜而美之,使偃取之,偃曰:男女辨姓,今君出自丁,臣出自桓,不可。

《襄公二十八年》:盧蒲癸,臣子之,有寵,妻之,慶舍之士,謂盧蒲癸曰:男女辨姓,子不辟宗,何也。曰:宗不余辟,余獨焉辟之,賦詩斷章,余取所求焉。惡識宗,(注)子之即慶舍。

《昭公元年》:晉侯有疾,鄭伯使公孫僑如晉聘,且問疾,叔向問焉。子產曰:僑聞之,內官不及同姓,其生不殖,美先盡矣,則相生疾,君子是以惡之,故志曰:買妾不知其姓,則卜之。男女辨姓,禮之大節也。今君內實有四姬焉。其無乃是也乎,四姬有省,猶可無則,必生疾矣。

《漢書‧衛青傳》:青字仲卿。其父鄭季,河東平陽人也,以縣吏給事侯家。平陽侯曹壽尚武帝姊陽信長公主。季與主家僮衛媼通,生青。青有同母兄衛長君及姊子夫,子夫自平陽公主家得幸武帝,故青冒姓為衛氏。衛媼長女君孺,次女少兒,次女則子夫。子夫男弟步廣,皆冒衛氏。

《晉書‧束晳傳》:晳字廣微,陽平元城人,漢太子太傅疏廣之後也。王莽末,廣曾孫孟達避難,自東海徙居沙鹿山南,因去疏之足,遂改姓焉。《後漢書‧西羌傳》:西羌之俗氏族無定,或以父名母姓為種號。十二世後,相與婚姻。《烏桓傳》:烏桓氏姓無常,以大人健者名字為姓。《續文獻通考》:後漢梁冀進鄧香女為貴人,有寵。女初隨母養於梁冀。冀乃認為己女,易姓為梁,後冀誅,立

為后,猶姓梁氏。群臣以后本出於鄧,復姓鄧氏。魏陳矯,本劉姓,出嗣舅氏,而娶於劉。徐宣每非之,太祖愛其才,乃下令曰:喪亂前事,一切勿問。孔融詣楊修,修出楊梅食之。融曰:此是爾家果。修時年七歲,答曰:未聞孔雀是夫子家禽。《三國志‧管寧傳註‧傳子》:曰:寧以衰亂之時,世多妄變氏族者,違聖之制,非禮命姓之意,故著《氏姓論》以原本世系,文多不載。《孫韶傳》:韶字公禮。伯父河,字伯海,本姓俞氏,吳人也。孫策愛之,賜姓為孫,列之屬籍。(注)《吳書》曰河堅族子也,出後姑俞氏,後復姓為孫。《續文獻通考》:魏明悼后崩,議書銘旌,或欲去姓而書魏,或欲兩書,司馬孚以為經典正義,皆不應書。凡帝王皆因本國之名,以為天下之號,而與往代相別耳,非為擇美名以自光也。天稱皇,天帝稱皇帝,地稱后土,后稱皇后,此乃所以同。天地之大號流無二之尊名不待稱,國號以自表不俟稱氏族以自彰。是以春秋隱公三年,經曰三月庚戌天王崩尊而稱天不曰周王者,所以殊乎,列國之君也。八月庚辰宋公和卒,書國書名,所以異乎,天王也。襄公十五年,經曰劉夏逆王后於齊,不曰逆周王后姜氏者,所以異乎,列國之夫人也。至於列國,則曰夫人姜氏,至自齊又曰紀伯姬卒,書國稱姓所以異乎,天王后也。由是觀之,尊稱皇帝赫赫無二,何待於魏乎。尊稱皇后彰以諡號,何待於姓乎。議者欲書魏者,此以天王之尊同於往古列國之君也。或欲書姓者,此以天王之后同於列

國之夫人也。乖經典之大義,非所以垂訓將來為萬世不易之式也。從之。吳張溫聘蜀,聞秦宓有口才,欲困之,問天有姓乎,對曰有,曰何姓,曰姓劉,曰何以知之,曰天子姓劉,是以知之。溫大慚服。

《晉書‧諸葛恢傳》:恢名亞王導、庾亮。導嘗謂曰:明府當為黑頭公。及導拜司空,恢在坐,導指冠謂曰:君當復著此。導嘗與恢戲爭族姓,曰:人言王葛,不言葛王也。恢曰:不言馬驢,而言驢馬,豈驢勝馬耶。其見親狎如此。

《續文獻通考》:晉王氏有與滿奮之族為婚者,人笑曰:王滿為婚,誠所未見。譏其不稱也。韓博以張天錫命奉表江左有口才,桓溫使司馬刁彝嘲之曰:君是韓盧後。博曰:君正是韓盧後耳。溫曰:刁以君姓,韓故相問,彼自姓刁,那得韓盧後耶。博曰:明公脫未之思短尾者,為刁也,一坐推歎。《南史‧王僧虔傳》:僧虔為御史中丞,領驍騎將軍。甲族由來多不居憲臺,王氏分枝,居烏衣者,位宦微減。僧虔為此官,乃曰:此是烏衣諸郎坐處,我亦可試為耳。《王筠傳》:筠與諸兒書,論家門集云:史傳稱安平崔氏及汝南應氏,並累葉有文才,所以范蔚宗云崔氏雕龍。然不過父子兩三世耳,非有七葉之中,名德重光,爵位相繼,人人有集,如吾門者也。沈少傅約常語人云:吾少好百家之言,身為四代之史。自開闢以來,未有爵位聯、蟬文才相繼如王氏之盛也。汝等仰觀堂構,思各努力。《梁書‧劉杳傳》:王僧孺被敕撰書,訪杳血脈所因。杳云:桓譚《新論》云:太史《三代世表》,旁行邪上,並效周譜。以此而推,當起周代。僧孺歎曰:可謂得所未聞。《王僧孺傳》:僧孺,少篤志精力,於書無所不睹。其文麗逸,多用新事,人所未見者,世重其富。僧孺集《十八州譜》七百一十卷,《百家譜集》十五卷,《東南譜集抄》十卷,並行於世。《武帝阮修容傳》:修容,諱令嬴,本姓石,會稽餘姚人也。高祖納為綵女。天監六年八月,生世祖。尋拜為修容。《續文獻通》:考梁時,劉整利富人之財嫁女於卑族,為任彥升所劾。侯景降梁,求與王謝為婚。武帝曰:王謝非偶可於朱張下求之。後景反入臺城,取帝女溧陽公主室之。有朝士姓吉者,謁尚書令何敬容。敬容卒,問曰:君去丙吉幾世。對曰:如公之於蕭何。一時傳以為笑。珍珠船南史御史中丞王僧孺改定《百家譜》,後王弘劉湛並好其書。弘日:對千客不犯一人諱湛為選。曹始選《百家譜》以助《銓序》。《魏書序紀》:昔黃帝有子二十五人,或內列諸華,或外分荒服。昌意少子,受封北土,國有大鮮卑山,因以為號。其後世為君長,統幽都之北,廣漠之野。畜牧遷徙,射獵為業,淳朴為俗,簡易為化,不為文字,刻木紀契而已。世事遠近,人相傳授,如史官之紀錄焉。黃帝以土德王,北俗謂土為托,謂后為跋,故以為氏。《宋弁傳》:弁為司徒司馬、曜武將軍。黃門郎崔光薦弁自代。高祖以弁兼黃門,尋即正,兼司徒左長史。時大選內外群臣,并定四海士族,弁專參銓量之任,事多稱旨。然好言人之陰短,高門大族意所不便者,弁因毀之;至於舊族淪滯,人非可忌者,又申達之。弁又為本州大中正,姓族多所降抑,頗為時人所怨。弁性好矜伐,自許膏腴。高祖以郭祚晉魏名門,從容謂弁曰:卿固應推郭祚之門也。弁笑曰:臣家未肯推祚。高祖曰:卿自漢魏以來,既無高官,又無儁秀,何得不推。弁曰:臣清素自立,要爾不推。侍臣出後,高祖謂彭城王勰曰:弁人身良自不惡,乃復欲以門戶自矜,殊為可怪。

《盧元傳》:元,字子真,范陽涿人也。曾祖諶,晉司空劉琨從事中郎。祖偃,父邈,並仕慕容氏為郡太守,皆以儒雅稱。神麚四年,辟召儒俊,以元為首,授中書博士。司徒崔浩,元之外兄,每與元言,輒嘆曰:對子真,使我懷古之情更深。浩大欲齊整人倫,分明姓族。元勸之曰:夫刱制立事,各有其時,樂為此者,詎幾人也。宜其三思。浩當時雖無異言,竟不納,浩敗頗亦由此。

《李神儁傳》:神儁風韻秀舉,博學多聞,朝廷舊章及人倫氏族,多所諳記。

《高崇傳》:崇,四世祖撫,晉永嘉中與兄顧避難奔於高麗。父潛,顯祖初歸國,賜爵開陽男,詔以沮渠牧犍女賜潛為妻,封武威公主。拜駙馬都尉,加寧遠將軍,卒。崇少聰敏,以端謹見稱。徵為中散,稍遷尚書三公郎。初崇舅氏坐事誅,公主痛本生絕嗣,遂以崇繼牧犍後,改姓沮渠。景明中,啟復本姓。《續文獻通》:考元魏官人專尚世族。李沖曰:傳說呂望豈可以門地得之。李彪曰:魯之三卿,何如。四科官人豈論世也。韓顯宗曰:陛下豈可以貴襲貴,以賤襲賤。皆不聽。《北齊書‧元暉業傳》:暉業,涉子史,頗屬文,而慷慨有志節。歷位司空、太尉,加特進,領中書監,錄尚書事。齊初,降封美陽縣公,開府儀同三司、特進。暉業之在晉陽也,無所交通,居常閑暇,乃撰魏藩王家世,號為《辯宗錄》,四十卷,行於世。《獨孤永業傳》:永業,本姓劉,中山人。母改適獨孤氏,永業幼孤,隨母為獨孤家所育養,遂從其姓焉。《續文獻通》:考北齊李繪與梁人泛言氏族。袁狎曰:未若我本出自黃帝姓,在十四之限。繪曰:兄所出雖遠,當共車千秋分一半。耳一座皆笑。徐之才嘲王昕曰:有言則誑,近犬則狂,加頸足為馬,施角尾成羊。盧元明戲之才曰:卿姓未入人名,是字之誤之。才答曰:卿姓在亡為虐,在丘為虛,生男則為虜配,馬則為驢。《周書‧梁禦傳》:禦,字善通,其先安定人也。後因官北邊,遂家於武川,改姓為紇豆陵氏。《若干惠傳》:惠,字惠保,代郡武川人也。其先與魏氏俱起,以國為姓。《怡峰傳》:峰,字景阜,遼西人也。本姓默台,因避難改焉。《賀蘭祥傳》:祥,字盛樂。其先與魏俱起,有紇伏者,為賀蘭莫何弗,因以為氏。《尉遲迥傳》:迥,字薄居羅,代人也。其先,魏之別種,號尉遲部,因而姓焉。《長孫儉傳》:儉,河南洛陽人也。其先,魏之枝族,姓拓跋氏。孝文遷洛,改為長孫。《庫狄峙傳》:峙,本姓段氏,匹磾之後也,因避難改焉。《隋書‧鮑宏傳》:宏,年十二,能屬文,湘東王繹,引為中記室,遷鎮南府諮議、尚書水部郎,轉通直散騎侍郎。江陵既平,歸於周。明帝甚禮之,引為麟趾殿學士。累遷遂伯下大夫。武帝敕宏修《皇室譜》一部,分為《帝緒》、《疏屬》、《賜姓》三篇。《麥鐵杖傳》:鐵杖,為汝南太守,稍習法令,群盜屏跡。後因朝集,考功郎竇威嘲之曰:麥是何姓。鐵杖應口對曰:麥豆不殊,那忽相怪。威赧然,無以應之,時人以為敏慧。《宇文述傳》:述,字伯通,代郡武川人也。本姓破野頭,役屬鮮卑俟豆歸,後從其主為宇文氏。《獨孤楷傳》:楷,字修則,不知何許人也,本姓李氏。父屯,從齊神武帝與周師戰於沙苑,齊師敗績,因為柱國獨孤信所擒,配為士伍,給使信家,漸得親近,因賜姓獨孤氏。《續文獻通考》:宇文周,趙王昭女千金公主,周主贇以之妻突厥,趙王昭欲刺楊堅,為堅所殺。及堅篡周公主言於突厥,統兵伐隋,後因突厥勢衰講和,公主乃請改姓楊氏,隋遂封為大義公主。李密遺河間王子慶書,曰:王之先世家住山東,本姓郭氏,乃非楊族。婁敬之於漢高殊,非血嗣。呂布之於董卓良,異天親。蓋欲其自異於隋也。慶得書,遂降於密,改姓郭氏。密破,歸東都,又為楊氏。及王世充僭號,又改郭氏,後歸唐,為宜州刺史,又復楊氏。何妥年八歲,游國子學助教。顧良戲曰:汝姓何。是荷葉之荷,河水之河。妥曰:先生姓顧,是眷顧之顧,新故之故。眾咸異之。柳機柳昂俱以外戚貴顯,而楊素為納言方用事。因上賜宴,素戲曰:二柳俱摧孤,楊獨聳坐。皆大笑。《國史纂異》:高宗朝以太原王氏、范陽盧氏、滎陽鄭氏,清河、博陵二崔氏,趙郡、隴西二李氏,七姓負族望恥,與諸姓為婚,乃禁其自相姻娶。於是不敢復行婚禮,密裝飾其女以送夫家。《唐書‧路敬淳傳》:敬淳,明姓系,自魏、晉以降,推本其來,皆有條序,著《姓略》、《衣冠系錄》等百餘篇。唐初,姓譜學唯敬淳名家。其後柳沖、韋述、蕭穎士、孔至各有譔次,然皆本之路氏。《孔若思傳》:若思子至,字惟微。歷著作郎,明氏族學,與韋述、蕭穎士、柳沖齊名。譔《百家類例》,以張說等為近世新族,剟去之。說子(士加自)方有寵,怒曰:天下族姓,何豫若事,而妄紛紛耶。(士加自)弟素善至,以竇告。初,書成,示韋述,述謂可傳。及聞(士加自)語,懼,欲更增損,述曰:止。丈夫奮筆成一家書,奈何因人動搖。有死不可改。遂罷。時述及穎士、沖皆譔《類例》,而至書稱工。《李守素傳》:李守素者,趙州人。王世充平,召署天策府倉曹參軍,通氏姓學,世號肉譜。虞世南與論人物,始言江左、山東,尚相酬對;至北地,則笑而不答,歎曰:肉譜定可畏。許敬宗曰:倉曹此名,豈雅目邪。宜有以更之。世南曰:昔任彥昇通經,時稱五經笥,今以倉曹為人物志,可乎。時渭州刺史李淹亦明譜學,守素所論,惟淹能抗之。《張說傳》:說,字道濟,或字說之,其先自范陽徙河南,更為洛陽人。永昌中,武后策賢良方正,詔吏部尚書李景諶糊名校覆,說所對第一,后署乙等,授太子校書郎,遷左補闕。后嘗問:諸儒言氏族皆本炎、黃之裔,則上古乃無百姓乎。若為朕言之。說曰:古未有姓,自炎帝之姜、黃帝之姬,始因所生地而為之姓。其後天子建德,因生以賜姓,黃帝二十五子,而得姓者十四。德同者姓同,德異者姓殊。其後或以官,或以國,或以王父之字,始為賜族,久乃為姓。降唐、虞,抵戰國,姓族漸廣。周衰,列國既滅,其民各以舊國為之氏,下及兩漢,人皆有姓。故姓之以國者,韓、陳、許、鄭、魯、衛、趙、魏為多。

后曰:善。《韋述傳》:述好譜學,見柳沖所撰《姓族系錄》,每私寫懷

之,還舍則又繕錄,故於百氏源泒為詳,乃更撰《開元譜》二十篇。《元載傳》:載,父昇,本景氏。曹王明妃元氏賜田在扶風,昇主其租入,有勞,請於妃,冒為元氏。《楊思勗傳》:思勗,羅州石城人,本蘇民,冒所養姓。少給事內侍省。《高力士傳》:力士,馮盎曾孫也。中人高延福養為子,故冒其姓。

《來俊臣傳》:俊臣,京兆萬年人。父操,博徒也,與里人蔡本善。本負博數十萬不能償,操因納其妻,先已娠而生俊臣,冒其姓。

《劉貞亮傳》:貞亮,本俱氏,名文珍,冒所養宦父,故改焉。

《王廷湊傳》:廷湊,本回紇阿布思之族,隸安東都護府。

曾祖五哥之,為李寶臣帳下,驍果善鬥,王武俊養為子,故冒姓王。

《成汭傳》:汭,青州人。少無行,使酒殺人,亡為浮屠。後入蔡賊中,為賊帥假子,更姓名為郭禹。當戍江陵,亡為盜,保火門山。後詣荊南節度使陳儒降,署裨校。久之。昭宗拜禹荊南節度使留後,始改名汭,復故姓。

《楊復光傳》:復光,閩人也,本喬氏。有武力,少養於內常侍楊元价家,頗以節誼自奮。

《楊復恭傳》:復恭,字子恪,本林氏子,楊復光從兄也。宦父元翼,咸通中領樞密,世為權家。

《大唐新語》:代有釋曇剛製《山東士大夫類例》三卷,其假冒者悉不錄,署云相州僧曇剛撰。左散騎常侍柳沖,亦明氏族,中宗朝為相州刺史,詢問舊老,咸云自隋朝以來,不聞有僧曇剛。蓋懼見害一時,而匿其名氏耳。

《唐國史補》:李贊皇嶠,初與李奉宸迥秀,同在廟堂,奉詔為兄弟。又西祖令璋,與信安王禕同產。故趙郡、隴西二族,昭穆不定。一會中,或孫為祖,或祖為孫。

《續文獻通考》:唐有姓崔者,自矜氏族鄙林氏為下林。慍折之曰:崔子弒齊君,林放問禮之本優劣如何。其人俯首不能對。白敏中欲選侯生為婿,妻曰己既姓白,婿復姓,侯人必呼曰白猴矣。乃止。

《五代史‧李彥威傳》:彥威,壽州人也。少事梁太祖,為人穎悟,善揣人意,太祖憐之,養以為子,冒姓朱氏,名友恭。

《楊崇本傳》:崇本,幼事李茂貞,養以為子,冒姓李,名曰繼徽,茂貞表崇本靜難軍節度使後。梁太祖攻岐未下,乃移兵攻邠州,崇本迎降,太祖使復其姓,賜名崇本。

《孔循傳》:循,不知其家世何人也。少孤,流落於汴州汴州,富人李讓闌得之,養以為子。梁太祖鎮宣武,以李讓為養子,循乃冒姓朱氏。稍長,給事太祖帳下,太祖諸兒乳母有愛之者,養循為子,乳母之夫姓趙,循又冒姓為趙氏,名殷衡。唐亡,事梁為汝州防禦使、左衛大將軍、租庸使,始改姓孔,名循。

《蔣殷傳》:殷,幼為王重盈養子,冒姓王氏。梁太祖取河中,以王氏舊恩錄其子孫,表殷牙將。庶人友珪自立,拜殷武寧軍節度使。末帝即位,以福王友璋代殷,殷不受代。王瓚亦王氏子,懼為殷所累,乃言殷非王氏子其,本姓蔣。末帝詔削殷官爵,還其姓,遣牛存節討之,殷舉族自燔死。

《梁家人友文傳》:友文,本姓康名勤。幼美風姿,好學,善談論,頗能為詩,太祖養以為子。

《符存審傳》:存審,初名存。事李罕之,從罕之歸晉,晉王以為義兒軍使,賜姓李氏,名存審。

《石昂傳》:昂,為臨淄令。監軍楊彥朗知留後事,昂以公事至府上謁,贊者以彥朗諱石,更其姓曰右。昂趨于庭,仰責彥朗曰:內侍奈何以私害公。昂姓石,非右也。彥朗大怒。

《宦者傳》:莊宗時,有宣徽使馬紹宏者,嘗賜姓李,頗見信用。

《義兒李嗣昭傳》:嗣昭,本姓韓氏,汾州太谷縣民家子也。太祖出獵,至其家,見其林中鬰鬰遇有氣,甚異之,召其父問焉。父言家適生兒,太祖因遺以金帛而取之,命其弟克柔養以為子。初名進通,後改名嗣昭。

《嗣本傳》:嗣本,本姓張氏,鴈門人也。世為銅冶鎮將。嗣本少事太祖,太祖愛之,賜以姓名,養為子。

《嗣恩傳》:嗣恩,本姓駱,吐谷渾部人也。少事太祖,能騎射,為鐵林軍將,稍以戰功遷突陣指揮使,賜姓名,以為子。

《存信傳》:存信,本姓張氏,其父君政,回鶻李思忠之部人也。存信少善騎射。從太祖起代北,入關破黃巢,累以功為馬步軍都指揮使,遂賜姓名,以為子。

《存孝傳》:存孝,本姓安,名敬思。太祖掠地代北得之,給事帳中,賜姓名,以為子。

《存進傳》:存進,本姓孫,名重進。太祖攻破朔州得之,賜以姓名,養為子。

《存賢傳》:存賢,本姓王名賢。太祖擊黃巢于陳州,得之,賜以姓名,養為子。

《張承業傳》:承業,本姓康,幼閹,為內常侍張泰養子。

《王處直傳》:莊宗軍中闌得一男子,愛之,使冒姓李,名繼陶,養於宮中以為子。

《皇甫暉傳》:暉,為魏軍卒,留屯貝州。與其徒謀為亂,夜焚貝州以入於魏。暉擁甲士數百騎,大掠城中,至一民家,問其姓,曰:姓國。暉曰:吾當破國。遂盡殺之。又至一家,問其姓,曰:姓萬。暉曰:吾殺萬家足矣。又盡殺之。

《楊光遠傳》:光遠,字德明,其父曰阿噔啜,蓋沙陀部人也。阿噔啜初非姓氏,其後改名瑊而姓楊氏。

《慕容彥超傳》:彥超,吐谷渾部人,漢高祖同產弟也。嘗冒姓閻氏,彥超黑色胡髯,號閻崑崙。

《南唐世家》:李昪,字正倫,徐州人也。少孤,流寓濠、泗間,楊行密攻濠州,得之,奇其狀貌,養以為子。而楊氏諸子不能容,行密以乞徐溫,乃冒姓徐氏,名知誥。天祚三年十月,溥傳位于昪。昇元二年,徐氏諸王請昪復姓,昪謙抑不敢忘徐氏恩,下其議百官,百官皆請,然後復姓李氏,改名 昪。

《南平世家》:高季興,字貽孫,陝州硤石人也。少為汴州富人李讓家僮。梁太宗初鎮宣武,讓以入貲得幸,養為子,易其姓名曰朱友讓。季興以友讓故得進見,太祖奇其材,命友讓以子畜之,因冒姓朱氏。

《吳越世家》:江西危全諷等為楊渥所敗,信州危仔倡奔於鏐,鏐惡其姓,改曰元。

《宛委餘編》:造墨之妙者,五季無過奚超及其子廷珪。廷珪在南唐,賜國姓。

《續文獻通考》:金陵李氏以為唐,後以唐號國錢文穆。王聞之曰:金陵冒氏族於巨唐,不亦駭人乎。沈韜文曰:此可取譬也。且如鄉校間有姓孔氏者,人則謂之孔夫子,何足怪哉。

《遼史‧耶律庶箴傳》:庶箴,為都林牙。上表乞廣本國姓氏曰:我朝創業以來,法制修明;惟姓氏止分為二,耶律與蕭而已。始太祖制契丹大字,取諸部鄉里之名,續作一篇,著於卷末。臣請推廣之,使諸部各立姓氏,庶男女婚媾有合典禮。帝以舊制不可遽釐,不聽。

《趙延壽傳》:延壽,本姓劉,恆山人。父邟,令蓨。梁開平初,滄州節度使劉守文陷蓨,其裨將趙得鈞獲延壽,養以為子。

《澠水燕談錄》:陶榖姓唐,唐宰相莒公儉之後。祖彥謙有詩,名號鹿門先生,榖避晉。祖名改姓陶。後歷事累朝,不復還本姓,士大夫譏之。

《東軒筆錄》:雷德驤,判大理寺因便殿奏事。太祖方燕

服見之,因問曰:古者以官奴婢賜臣下,遂與本家姓。其意安在。德驤曰:古人制貴賤之分,使不可瀆。恐後世譜牒不明,有以奴主為婚者。太祖大喜曰:卿深得古人立法意。由是歎重久之,自後每德驤奏事,雖在燕處,必御袍帶以見。《宋史‧文彥博》:傳彥博,字寬夫,汾州介休人。其先本敬氏,以避晉高祖及宋翼祖諱改焉。

《蘇頌傳》:頌,判尚書吏部,帝嘗問宗子主祭、承重之義,頌對曰:古者貴賤不同禮,諸侯、大夫世有爵祿,故有大宗、小宗、主祭、承重之義,則喪服從而異制,匹夫庶人亦何預焉。近代不世爵,宗廟因而不立,尊卑亦無成統,其長子孫與眾子孫無以異也。今《五服敕》,嫡孫為祖、父為長子猶斬衰三年,生而情禮則一,死而喪服獨異,恐非先王制禮之本意。世俗之論,乃以三年之喪為承重,不知為承大宗之重也。臣聞慶曆中,朝廷議百寮應任子者,長子與長孫差優與官,餘皆降殺,亦近古立宗之法。乞詔禮官、博士參議禮律,合承重者,酌古今收族主祭之禮,立為宗子繼祖者,以異於眾子孫之法。士庶人不當同用一律,使人知尊祖,不違教也。

《元絳傳》:絳,字厚之,其先臨川危氏。唐末,曾祖仔倡聚眾保鄉里,進據信州,為楊氏所敗,奔杭州,易姓曰元。

《范仲淹傳》:仲淹,字希文,唐宰相履冰之後。其先邠州人也,後徙家江南,遂為蘇州吳縣人。仲淹二歲而孤,母更適長山朱氏,從其姓,名說。少有志操,既長,知其世家,迺感泣辭母,去之應天府,依戚同文學。晝夜不息,冬月憊甚,以水沃面;食不給,至以麋粥繼之,人不能堪,仲淹不苦也。舉進士第,為廣德軍司理參軍,迎其母歸養。改集慶軍節度推官,始還姓,更其名。

《喻樗傳》:樗,字子才,其先南昌人。初,俞藥仕梁,位至安州刺史,武帝賜姓喻,後徙嚴,樗其十六世孫也。

《劉耀卿傳》:唐末五代亂,衣冠舊族多離去鄉里,或爵命中絕而世系無所考。惟劉氏自十二代祖北齊中書侍郎環儁以下,仕者相繼,而世牒具存焉。

《鄰幾雜誌》:白水縣堯山民掘得誌石,是員半千墓。云:十八代祖凝,自梁入魏,本姓劉氏,彭城人,以其雅正似伍員,遂賜姓員。

《玉照新志》:裕陵初復西邊境。土番人初不知姓氏,詢之,邊人云皇帝何姓,云姓趙,皇后何姓,云姓向,大朝直臣為誰,云包樞密拯是也。於是,推其族類各從其姓。至今有仕於中朝者,然多右列。

《續文獻通考》:蘇軾微服,詣玉泉皓禪師。師問曰公何姓,答曰:姓秤。欲秤天下長老輕重耳。師大喝一聲曰:此聲輕重,公能秤得否。軾聳然敬之。宋孝宗謝皇后,丹陽人。幼孤鞠於翟氏,冒姓翟。及長入宮,以貴妃立為皇后,復姓謝氏。范用吉者,本姓孛術,魯名,久住由金。入宋謁制置趙范將以計動其心,乃更姓名。范用吉趙怒,其觸諱斥之,用吉猶應對如故。趙良久方悟,且利其事與己符,遂擢置左右凡所言動略不加疑,易其姓曰花,使為太尉。鎮均州未幾,納款於元。郭忠恕戲聶崇義曰:近貴為聵攀,龍即聾,雖然三耳不成一聰。崇義曰:莫笑生三耳,終勝懷二心。楊誠齋與游雅齋厚善,每相謔。游曰:楊子為我。楊曰:尢物移人。丁大全與董宋臣專政。內宴時,有優人專擊鑼鼓,一優人斥之曰:聖上要寧靜。汝丁丁董董不已,何也。答曰:於今國事皆丁董。吾安得不丁董。閻貴妃與馬天驥丁大全專政。有人書國門曰閻馬丁,當國勢將亡。

《金史‧宗室勗傳》:勗,字勉道。本名烏野,穆宗第五子。好學問,國人呼為秀才。撰定《女直郡望姓氏譜》及他文甚眾。

《張浩傳》:浩,字浩然,遼東渤海人。本姓高,東明王之後。曾祖霸,仕遼而為張氏。

《元史‧按竺邇傳》:按竺邇,雍古氏。其先居雲中塞上,父(黒加旦)公,為金群牧使。歲辛未,驅所牧馬來歸太祖,終其官。按竺邇幼鞠于外祖術要甲家,訛言為趙家,因姓趙氏。

《金履祥傳》:履祥,字吉父,婺之蘭谿人。其先本劉氏,後避吳越錢武肅王嫌名,更為金氏。

《續文獻通考》:重呼姓惟,元人有之。有脫脫台里氏,有脫脫忒氏,有按攤脫脫里氏,有達達兒氏,有答答里帶氏,有徹徹擔思古氏,有西域回回氏。元順帝至元三年,伯顏請殺張王劉李趙五姓,漢人帝不許。

《名山藏‧臣林記》:蹇義,初名瑢。其祖幼孤,出鞠外舅李,蒙其姓。既舉進士,授中書舍人改姓蹇而籍猶故姓。一日聞母喪,入奏因請改籍。高帝曰:豈蹇叔後耶。吾兼為爾名。因御書義賜之。莊昶,字孔陽,江浦人。本姓章,宋章得象之後。其祖曰知甫。洪武初,不樂仕進,逃名更姓,遂為莊氏。

《宦者雜記》:劉瑾,陝西興平人,故姓淡。景泰間,自宮為劉太監名下,因其姓。

《明外史‧擴廓帖木兒傳》:擴廓帖木兒,沈丘人。本姓王氏,名保保,元平章察罕帖木兒,其舅也,養以為子。順帝賜名擴廓帖木兒。

《張德勝傳》:德勝封蔡國公,子宣幼,養子興祖嗣職。興祖,巢人,本姓汪氏,從德勝為張。

《懸笥瑣探》:袁鉉,積學多藏書,然貧不能自養。游吳中富家依棲之間,與之作族譜研窮。漢唐宋元以來顯者為其所自出,凡多者家有一譜,其先莫不由侯王將相而來,歷代封諡誥敕名人序文具在。初見之甚信,徐考之乃多鉉贗作者。鉉年七十餘,竟以作譜事致富家,為其府所究,破其產人四竄,避去而鉉亦不復來吳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詹 招琳 的頭像
詹 招琳

中華萬姓網站

詹 招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