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戴禮記:五帝德、帝繫、勸學

宰我問於孔子曰:昔者予聞諸榮伊,言黃帝三百年。請問黃帝者人邪?亦非人邪?何以至於三百年乎?孔子曰:予!禹、湯、文、武、成王、周公,可勝觀也!夫黃帝尚矣,女何以為?先生難言之宰我曰:上世之傳,隱微之說,卒業之辨,闇昏忽之,意非君子之道也,則予之問也固矣。

孔子曰:黃帝,少典之子也,曰軒轅。生而神靈,弱而能言,幼而慧齊,長而敦敏,成而聰明。治五氣,設五量,撫萬民,度四方;教熊羆貔豹虎,以與赤帝戰於版泉之野,三戰然後得行其志。黃帝黼黻衣,大帶黼裳,乘龍扆雲,以順天地之紀,幽明之故,死生之說,存亡之難。時播百穀草木,故教化淳鳥獸昆蟲,歷離日月星辰;極畋土石金玉,勞心力耳目,節用水火材物。生而民得其利百年,死而民畏其神百年,亡而民用其教百年,故曰三百年。

宰我請問帝顓頊。孔子曰:五帝用記,三王用度,女欲一日辨聞古昔之說,躁哉予也。宰我曰:昔者予也聞諸夫子曰:小子無有宿問。’”

孔子曰:顓頊,黃帝之孫,昌意之子也,曰高陽。洪淵以有謀,疏通而知事;養材以任地,履時以象天,依鬼神以制義;治氣以教民,絜誠以祭祀。乘龍而至四海:北至於幽陵,南至於交趾,西濟於流沙,東至於蟠木,動靜之物,大小之神,日月所照,莫不祇勵。

宰我曰:請問帝嚳。孔子曰:元囂之孫,蟜極之子也,曰高辛。生而神靈,自言其名;博施利物,不於其身;聰以知遠,明以察微;順天之義,知民之急;仁而威,惠而信,修身而天下服。取地之財而節用之,撫教萬民而利誨之,歷日月而迎送之,明鬼神而敬事之。其色郁郁,其德嶷嶷,其動也時,其服也士。春夏乘龍,秋冬乘馬,黃黼黻衣,執中而獲天下;日月所照,風雨所至,莫不從順。

宰我曰:請問帝堯。孔子曰:高辛之子也,曰放勳。其仁如天,其知如神;就之如日,望之如雲;富而不驕,貴而不豫;黃黼黻衣,丹車白馬。伯夷主禮,龍、夔教舞,舉舜、彭祖而任之,四時先民治之。流共工於幽州,以變北狄;放驩兜于崇山,以變南蠻;殺三苗于三危,以變西戎;殛鯀于羽山,以變東夷。其言不貳,其行不回,四海之內,舟輿所至,莫不說夷。

宰我曰:請問帝舜。孔子曰:蟜牛之孫,瞽叟之子也,曰重華。好學孝友,聞于四海;陶家事親,寬裕溫良。敦敏而知時,畏天而愛民,恤遠而親親。承受大命,依于倪皇;叡明通知,為天下工。使禹敷土,主名山川,以利於民;使后稷播種,務勤嘉穀,以作飲食;羲、和掌厤,敬授民時;使益行火,以辟山萊;伯夷主禮,以節天下;夔作樂,以歌籥舞,和以鐘鼓;皋陶作士,忠信疏通,知民之情;契作司徒,教民孝友,敬政率經。其言不惑,其德不慝,舉賢而天下平。南撫交阯、大、教,鮮支、渠廋、氐、羌,北山戎、發、息慎,東長鳥夷、羽民。舜之少也,惡悴勞苦,二十以孝聞乎天下,三十在位,嗣帝所,五十乃死,葬於蒼梧之野。

宰我曰:請問禹。孔子曰:高陽之孫,鯀之子也,曰文命。敏給克濟,其德不回,其仁可親,其言可信;聲為律,身為度,稱以上士;亹亹穆穆為綱為紀。巡九州,通九道,陂九澤,度九山。為神主,為民父母;左準繩,右規矩;履四時,據四海;平九州,戴九天,明耳目,治天下。舉皋陶與益,以贊其身,舉干戈以征不享、不庭、無道之民;四海之內,舟車所至,莫不賓服。

孔子曰:予!大者如說,民說至矣;予也,非其人也。宰我曰:予也不足,誠也,敬承命矣。他日,宰我以語人,有為道諸夫子之所。孔子曰:吾欲以顏色取人,於滅明邪改之;吾欲以語言取人,於予邪改之;吾欲以容貌取人,於師邪改之。宰我聞之,懼,不敢見。

帝繫

少典產軒轅是爲黃帝。

黃帝產元囂,元囂產蟜極,蟜極產高辛,是為帝嚳。

帝嚳產放勳,是為帝堯。

黃帝產昌意,昌意產高陽,是為帝顓頊。

顓頊產窮蟬,窮蟬產敬康,敬康產句芒,句芒產蟜牛,蟜牛產瞽叟,瞽叟產重華,是為帝舜,及產象敖。

顓頊產鯀,鯀產文命,是為禹。

黃帝居軒轅之邱,娶于西陵氏,西陵氏之子謂之嫘祖氏,產青陽及昌意。青陽降居泜水,昌意降居若水。昌意娶于蜀山氏,蜀山氏之子謂之昌濮氏,產顓頊。

顓頊娶于滕奔氏,滕奔氏之子謂之女祿氏,產老童。

老童娶于竭水氏,竭水氏之子謂之高緺氏,產重黎及吳回。吳回氏產陸終。陸終氏娶于鬼方氏,鬼方氏之妹謂之女隤氏,產六子,孕而不粥,三年,啟其左脅,六人出焉。其一曰樊,是為昆吾;其二曰惠連,是為參胡;其三曰籛,是為彭祖;其四曰萊言,是為云鄶人;其五曰安,是為曹姓;其六曰季連,是為羋姓。季連產附祖氏,附祖氏產穴熊,季通之裔孫鬻熊,九世至于渠。

渠有子三人,其孟之名為無康,為句亶王;其中之名為紅,為鄂王;其季之名為疵,為越章王。

昆吾者,衛氏也;參胡者,韓氏也;彭祖者,彭氏也;云鄶人者,鄭氏也;曹姓者,邾氏也;季連者,楚氏也。

帝嚳卜其四妃之子,而皆有天下。上妃有邰氏之女也,曰姜嫄氏,產后稷;次妃有娀氏之女也,曰簡狄氏,產契;次妃曰陳鋒氏之女也,曰慶都氏,產帝堯;次妃陬訾氏之女也,曰長儀氏,產帝摯。

帝堯娶于散宜氏,散宜氏之子謂之女皇氏。

帝舜娶于帝堯,帝堯之子謂之女匽氏。

鯀娶于有莘氏,有莘氏之子謂之女志氏,產文命。

禹娶于塗山氏,塗山氏之子謂之女憍氏,產啟。

勸學

君子曰:學不可以已矣,青取之於藍,而青於藍;水則為冰,而寒於水;木直而中繩,輮而為輪,其曲中規,槁暴不復挺者,輮使之然也。

是故不升高山,不知天之高也;不臨深谿,不知地之厚也;不聞先王之遺道,不知學問之大也。於越戎貉之子,生而同聲,長而異俗者,教使之然也。

是故木從繩則直,金就礪則利,君子博學如日參省已焉,故知明則行無過。詩云:「嗟爾君子,無恒安息;靖恭爾位,好是正直;神之聽之,介爾景福。」神莫大于化道,福莫長于无咎。

孔子曰:「吾嘗終日思矣,不如須臾之所學。吾嘗跂而望之,不如升高而博見也。」升高而招,非臂之長也,而見者遠;順風而呼,非聲加疾也,而聞者著;假車馬者,非利足也,而致千里;假舟楫者,非能水也,而絕江海;君子之性非異也,而善假於物也。

南方有鳥,名曰𧊷鳩,以羽為巢,編之以髮,繫之葦苕,風至苕折,子死卵破,巢非不完也,所繫者然也。西方有木,名曰射干,莖長四寸,生于高山之上,而臨百仞之淵,木莖非能長也,所立者然也。蓬生麻中,不扶自直。蘭氏之根,懷氏之苞,漸之滫中,君子不近,庶人不服,質非不美也,所漸者然也。

是故君子靖居恭學,修身致志,處必擇鄉,游必就士,所以防僻邪而道中正也。

物類之起,必有所使;榮辱之來,各象其德。肉腐出蟲,魚枯生蠹;怠教忘身,禍災乃作。彊自取折,柔自取束;邪穢在身,怨之所構。布薪若一火就燥,平地若一水就濕,草木疇生,禽獸群居,物各從其類也。

是故正鵠張,而弓矢至焉;林木茂,而斧斤至焉;樹成蔭,而鳥息焉;醯酸,而蚋聚焉。故言有召禍,行有招辱,君子慎其所立焉。

積土成山,風雨興焉;積水成川,蛟龍生焉;積善成德,神明自傳,聖心備矣。是故不積跬步,無以致千里;不積小流,無以成江海;騏驥一躒,不能千里;駑馬無極,功在不舍;楔而舍之,朽木不折;楔而不舍,金石可鏤。

夫螾無爪牙之利,筋脈之彊,上食晞土,下飲黃泉者,用心一也。蟹二螯八足,非虵䱇之穴,而無所寄託者,用心躁也。是故無憤憤之志者,無昭昭之明;無緜緜之事者,無赫赫之功;行歧塗者不至,事兩君者不容;目不能兩視而明,耳不能兩聽而聰;騰虵無足而騰,鼫鼠五伎而窮。《詩》云:「鳲鳩在桑,其子七兮;淑人君子,其儀一兮;其儀一兮,心若結兮。」君子其結於一也。

昔者瓠巴鼓瑟,而沈魚出聽;伯牙鼓琴,而六馬仰秣。夫聲無細而不聞,行無隱而不行;玉居山而木潤,淵生珠而岸不枯;為善而不積乎?豈有不至哉?

孔子曰:「鯉!君子不可以不學,見人不可以不飾。」不飾無貌,無貌不敬,不敬無禮,無禮不立。夫遠而有光者,飾也;近而逾明者,學也。譬之如洿邪,水潦灟焉,莞蒲生焉,從上觀之,誰知其非源泉也。

珠者,陰之陽也,故勝火;玉者,陽之陰也,故勝水;其化如神,故天子藏珠玉,諸侯藏金石,大夫畜犬馬,百姓藏布帛。不然,則強者能守之,知者能秉之,賤其所貴,而貴其所賤;不然,矜寡孤獨不得焉。

子貢曰:「君子見大川必觀,何也?」孔子曰:「夫水者,君子比德焉:偏與之而無私,似德;所及者生,所不及者死,似仁;其流行庳下,倨句皆循其理,似義;其赴百仞之谿不疑,似勇;淺者流行,深淵不測,似智;弱約危通,似察;受惡不讓,似貞;苞裹不清以入,鮮潔以出,似善化;必出,量必平,似正;盈不求概,似厲;折必以東西,似意,是以見大川必觀焉。」

詹招琳選輯校對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詹 招琳 的頭像
詹 招琳

中華萬姓網站

詹 招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